李小璐“夜宿”后卓伟露面抛金句:别人做新闻靠嗅觉,我靠幻觉

来源:今日榜 0


■文/边谨



没想到说着“周三见”的卓伟,这次真的在今榜的名家沙龙上见到了。


“李小璐和PG-one过夜”的热度从2017持续到了2018年,不少网友搬着小板凳在卓伟的微博下坐等“新料”,现场的不少观众也是冲着这个“一手八卦”而来。


卓伟不负众望,上来就圆了大家的“八卦梦”,主动提起了李小璐。



“昨天好多朋友也都问我,你们明天是不是要继续爆料李小璐,最近这两天关于李小璐的各种消息评论也特别多,我随便给大家说几条。‘闹剧结束卓伟被公关,爆料视频已掉包李小璐成功洗白’这个评论4652条,看来卓伟比李小璐现在还火了。马苏替卓伟澄清,网友:‘卓伟有失误过吗?’这是夸我呢。‘谁说卓伟不行了,周三见猛料,李小璐原来是演技派’…”


虽然没有再放“猛料”,但啼笑皆非的评论再加上卓伟的“即兴”点评,现场观众大呼满足。


在随后的分享中,卓伟“毫无套路”的干货和“新料”放送,“金句满满”相当精彩,现在小今就来还原一下现场,看看卓伟在周三到底说了什么!



“我如果收上亿的钱我能在这里吗?”


在“李小璐事件后”,卓伟第二个提到的就是传说中他上亿的资产。


卓伟说“风行这个品牌是靠我们十几年辛辛苦苦打造,我们一直努力做真实性,最后才能有那么一点公信力,就这样我们还经常被人泼污水。”



就在去年,不少网站称卓伟收取明星上亿封口费,有截图有“受害者言论”,那文章写的可以说是“有声有色”,此次卓伟也首度正面回应了这一传言。


“同学们我如果收上亿的钱我能在这里吗?我弟弟看到文章说哥哥你都有上亿了,我怎么不知道吗?我说是啊我发愁怎么花呢,他说你愁什么?先给我转500万吧。”


在卓伟看来,原创是做娱乐新闻的根本。“咱们要坚持原创,坚持新闻精神,具有自己独特的角度和视角以及眼光。不能胡编乱造,需要具有新闻调查的精神,这样才能树立和获得品牌和口碑。”



“金框银框不如‘同框’”


“我们确实是实证主义。”


为了拍到何洁会男性友人的画面,卓伟和摄影师也是下了一番苦功。



来源:娱姬小妖


“拍到何洁自己不行,拍到那男的也不行,金框银框不如‘同框’,得拍到两个人在一块才行。”为了拍到贵如金银的“同框”,摄影师在和何洁家门口一蹲就是半个月,这种追求实锤证据的执着,就是卓伟工作的第二大核心。


“什么叫做职业精神?就是你不想写也得写,不想干也得干,我经历过这样的事情。但成功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,我们团队每周工作80-90个小时以上,确实辛苦,但是做媒体就是这样。”



“我们先得承认自己错了” 


而从2017年5月开始,卓伟似乎进入了“水逆期”。


在卓伟看来,这次“被封号”让他看到了自己的问题,也给了他时间沉淀,思考如何转型才可以走的更远。


“我们先得承认自己错了,一个礼拜爆几个料的节奏确实让新闻领域太娱乐化,所以我们也在思考把脚步放缓一些,压力降低一些,要顿挫有掷、张弛有度。公司也逐步尝试一些新的业务方向,不能光做八卦,也要寻求转型。”


嘴里说着“像出轨这种给社会大众带来负能量的尽量少报”,但卓伟“负负得正”的路子让人觉得,不走确实有点可惜。


“知道什么是假丑恶才能坚持真善美,咱们报他们出轨是为了让他们不出轨。我报完白百合,有一个女艺人说跟她老公分居两个月了,结果报完这个视频以后回家了。”



“要够吸引人,但是不能违背基本事实”


掷地有声的重量级八卦是如何产生的?卓伟第一次“自曝”了自己的“创作料”。


“新闻的拍摄和编写是分开的。摄影师在现场拍摄照片,专职编辑再根据素材和摄影师叙述进行加工。”


卓伟说现在自己的基本工作就是对稿子的标题进行“深加工”,却时常遭到编辑们集体diss。



“我一般帮助改一下标题,但是他们现在说我标题太传统了,不符合新媒体标题了,我的标题可能都是比较传统新闻化的标题”。


“画龙点睛”是卓伟团队起标题的精髓。“要够吸引人,但是不能违背基本事实,另外娱乐标题还得娱乐化一些,比较有意思。”


而在平台的发布上,卓伟也发现了一些小技巧。“我们编辑发一些文章最后都上不去,为什么呢?因为是机器审核筛选,你的标题起的有重复或者说别人起过你类似这样标题,机器就把你就筛选下去了,所以有时候需要重新改标题。”



“别人做新闻靠嗅觉,我做新闻靠幻觉”


“八卦源”是一个狗仔必不可少的。


除了导演、制片人、编剧、宣传的主动爆料,卓伟的“幻觉”就是他最可靠的“八卦源”。



来源:全明星探


“这就得说说L姓男星跟W姓女星的事了。当时他俩拍一个电视剧,拍完戏在片场一间房子里两个人吃火锅,吃完就回酒店了。我印象当中L姓男星是香港艺人,是很谨慎的,不会轻易的跟女演员单独吃饭,如果吃饭有事俩人得谈事啊,但俩人没有谈事,这个就很奇怪了。”


别人做新闻靠嗅觉,卓伟做新闻靠幻觉。就是因为这样的“奇怪感觉”,卓伟让摄影师在酒店蹲守4天,果然拍到了“猛料”,也就有了当时“夜光剧本”的事件。


但卓伟说像这样的好运气不是每次都有的。


“至少得盯10天半个月的,这都是少的。当时盯陈赫盯了三个月,文章姚迪那个盯了半年多。咱们做新闻就是把真相告诉大家。如果有有力的证据那是非自明,真相自明,如果没有特别过硬的证据,那我们把过程,所有拍到东西发出来,让大家自己判断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
在卓伟看来,干狗仔“就是一个力气活,挣的就是一个血汗钱”。


“我一直在努力做新闻,并且觉得我的新闻是有价值的。不论媒体环境如何变化,人们对娱乐内容是有需求的。所以只要大家喜欢看,我就会继续做。”